论雷蒙德卡佛文学场的生成论文

1引言 作为当代美国短篇小说的领军人物,雷蒙德·卡佛在建构和解构的往复之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文学场域。当论及雷蒙德·卡佛时,“极简主义”或“极简派”的标签横亘在人们面前,成为文学审美过程中无法跨越的阅读暗示。在文学场域之中,建构和定位卡佛为如此流派和标
阅读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1引言

  作为当代美国短篇小说的领军人物,雷蒙德·卡佛在建构和解构的往复之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文学场域。当论及雷蒙德·卡佛时,“极简主义”或“极简派”的标签横亘在人们面前,成为文学审美过程中无法跨越的阅读暗示。在文学场域之中,建构和定位卡佛为如此流派和标签,并非仅仅是凭借卡佛的言说,及他所生产的文本一赋而成的。而是以卡佛为原点经由文学出版的外在生产机制、现代媒体的传播机制、众声喧哗的评论机制、文学正典入史的文学史机制等合力而成。这些参与卡佛文学场的各方话语发挥自己所拥有的权力,进行不断的建构、解构和再建构,最终使得暂时性文学话语的达成。

  本文将论述卡佛之于文学场形成所具有的作用,其在该过程中所拥有的权力,以及这些权力在文学场生成中所起到的作用;论述读者和评论者对卡佛文本的建构和解构对卡佛文学场生成产生的影响;论述文学史机制在卡佛文学场定位、文学场生成过程中所具有的权力。卡佛之于文本生产具有相对独立的权力,与之相关的素材选择、风格选择、叙事选择等,都是卡佛所拥有的权力。这些奠定了文学场形成的基本方向。

  但卡佛在文学生产的权力又是相对自由的,由于现代编辑制度的制约,卡佛的编辑利什对其文本的创作进行了明显的干涉。此外,当卡佛的文本进入到评论场中,卡佛由主体地位慢慢变为客体地位。评论者则成为了卡佛文本的审判者。在这个过程中,评论者与卡佛的互动与博弈,促成了卡佛文学场的进一步生成。而文学史对卡佛文学场的生成起到了沉淀和总结的作用,但却不是最终的终结,而是暂时性的融合。卡佛文学场的生成自是在各方势力参与下的结果,最终形成的文学之名将继续被后来的评论者评述。也正因为这种可能才促使了卡佛的文学场声音的繁荣。

  2卡佛短篇小说的生产场

  之于文本的生产,卡佛具有相对自由的权力。卡佛可以相对自由地选择文本素材、创作原则和文本风格,生产出一个暂时属于自己的文学场。这个文学场作为文学生产的第一现场,奠定了后来评论者对卡佛的评论方向。然而卡佛文学生产这一第一现场在不停的流转过程中变得难以还原,因此并不容易被科学地捕捉。此外,其后在进行创作的过程中,卡佛对“最初选择”逐渐固化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对其进行审视和筛选,为卡佛和评论者的矛盾埋下了伏笔。卡佛在文本生产之初是自由的,他有权力选择素材进入自己的文本视野,为文本的世界提供血肉骨骼。卡佛也有权力运用自我的文学素养,对这些素材进行重组,形成自己的文本风格。法捷耶夫曾经将艺术创作分为三个时期,写作素材的积累时期,作者构思或者‘酝酿’时期,以及作品创作时期。而卡佛毋庸置疑也必须经过文学创作的三个阶段,他从生活中积累素材,在学习写作中构思,最后完成自我创作的作品,将自我的生活经验上升到了艺术的形态。卡佛的创作个性、思维类型、写作条件建构了卡佛最初的文学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他是自由的,但也是相对自由的。

  他选择的素材拘囿于自己难以自拔的生活现实,文本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不断重叠。他的写作风格,也由于现实侵扰导致文本经常出现断续的状态。并且被美国写作培养制度和编辑制度所限制,卡佛受到的文学写作课既是对卡佛写作方法的引导,也是卡佛写作方法种类的划定。因此卡佛的小说是这种自由和不自由的生产的结晶。卡佛在文本完成后,关于写作论的自我阐释一方面指向自我反思,而另一方面则指向对于文本现状的辩护。作为创作的独立个体,卡佛具有较为明显的独立创作意识,在文本产生之后并不会就此结束,而会在此文本的基础上进行多次审视和修改。这个过程中所形成的反思,是对自我创作规则的肯定或否定之反思。但在另一种层面,自我阐释也毋庸置疑的指向了自我辩护。文本的生成结果是每个独立个体所珍视的,这是在自我创作意识的提炼和建构过程中形成的。任何意图解构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便是站在了作者的对立面。因此卡佛对相应言论的回应,在这种层面上便成为了自我辩护。

  3结语

  之于卡佛短篇小说在其生成、面世、接受、评论、定位等一系列文学生产环节的功用,在一个个权力场经由争辩与博弈的磨合,形成了历时性的暂时的约定俗成。论文从社会学的角度审视文学生产活动的每一个参与者在卡佛文学场生成过程中所拥有的权力,其间包含文本阐释、读者接受、文学史理论等多方面融合。通过各方面的审视,可以得出以下结论:第一,作为文本第一生产者的作者在整个文学生产场过程中相对自由的生产和不自由的束缚。看似独立自主的作者对于文本的掌控在一开始就处于既主动又被动的复杂地位。由于现实生活与理想追求之间存在着难以磨合的张力,作者将这种不可磨合融入到了自己的文本之中,成为自我最易操作的素材蓝本。

  卡佛的65篇短篇小说几乎无一例外能够超出自己的生活范畴,如修理工、服务员等自己颇为熟知的人物角色不断出现在自己的文本之中,邻居和家庭关系主题多次闪现在这些小说的字里行间。卡佛的小说毋庸说是自我生活的艺术创造,他想创作出另外一番天地的文学场域则需要另外一种超越,超越自我的生活所限直至全人类的共通的人类哲学之上,才能达到绝对的自由。此外,由于所处的文学之潮流在当时大肆其道,此前不同的文学风格也会不断的召唤相应的追随者,将其引导进入可能的文学场域,采用对应的艺术手法进行文本的生产创作。卡佛走上文学之路归功于自我的追求,这是文本生产中具有相对自由意义的意愿,基于此他才会不断的去大学院校研修小说的创作,才能够遇到他的启蒙老师约翰·加德纳。我们也可以将这个导师看成是历来文学场的集合,在他的引导下卡佛选择了现实主义和当前具有实验意义的艺术手法相结合。他在被动的受影响,也在主动的选择创作方法。

  加之,现代的文本生产经由作者的第一创作之后并不能达到最终的形态,还要交由出版社的编辑进行审核才能变成传统意义上的商品,为作者带来名利。这必然会导致自主权力的移交,能否出版完全交付在了一个编辑的审美框架之上。对卡佛最具有转折意义和塑造意义的编辑当属戈登·利什,卡佛在利什本人独立的文学意识面前变得不再主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通行在读者群体中的文本是卡佛和利什共同创作出来的。

  最后,作者之于文本所具有的阐释权也处于非法的争议之中,本来作者是文本的第一创作者,应当具有绝对的解释权。但在后现代语境下,作者对文本的阐释也只是阐释声音的一种,并不能代表最初的现场。在笔者看来,这应当分为两面,在文本创作过程中所存有的日记是对文本最好的自我阐释;其后众声喧哗的阐释与被阐释的作者声音只能说是对各种声音的反馈,以及对自我文学领域的辩护。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chinaguige.com/e/20181013/7876357.html   

论雷蒙德卡佛文学场的生成论文相关推荐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微信号 biyelunwen
热点论文
bwin彩票